墨路

高二冲刺中…永不停歇

无论如何,我还是一名ller。
无论如何,我也爱着内森这一对cp。

哪怕在心底已经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但难免还是心痛了一下。
不过我依旧支持着森,祝你幸福。永远幸福。

要一直笑下去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抚平我们内心的伤口。

有趣

想开一个悬疑的坑,估计,可能,大概,周更。。。。

欧洲平民的日常

  昨天中午帮物理老师登成绩,就看见我们语文老师一脸疲惫的进来。把书往桌上一放,转头对着我们的数学老师打开双臂,糯糯得说了声“要抱抱。”而我们一贯冰山的数学老师居然真的起来给了一个抱抱。我一脸懵逼的看着,然后就见我们语文老师对面坐的生物老师皱了皱眉头问语文老师:“我的呢?”语文老师头一转傲娇的说:“就是你们班的小鬼给我气的,不给。”

woc!!简直萌的不要不要的!!
四个女人在一个办公室,想想就刺激啊!!!

怎么会有这么萌的动物,瞬间喜欢上。

刀与剑与魔法6

中秋节只放一天假,明天叶子就要去军训,趁着写作业的时间写了一点,感觉自己都快要忘记剧情了……←_←

绘里和希跟着远处的真姬等人来到了死亡沙漠。
  “希,不要担心魔力问题,使用魔法屏蔽。”绘里从家里的任务报告书上得知这片沙漠中有许多魔法阵,一不留神就会被标记,成为这荒漠之中的食物。所以聪明的小绘里在出发之前就一个人把自家的药剂库洗劫了。所有的魔法药剂都装在绘里腰间别着的小布袋中,那是绘里的父亲在绘里学会剑技时的奖励。拥有三十平方米的空间魔法布袋,这在整个卡地亚拉贵族间都不失为一间上品装备。
  希虽然不知道绘里心里想的什么,但她也从水晶球的画面中看到和真姬同行的那个召唤师给自己的橙色头发的同伴悄悄布下几个魔法印记。 而另一边的真姬和妮可似乎没有察觉,依旧吵吵闹闹的。
  “真是精神啊~”
  “嗯?希,怎么了?”绘里看着手里的地图问,她的地图和海未手中的一样,目前也只能依靠这张地图离开这片沙漠。
  “没什么,咱只是对某些人的精神感到叹服罢了,这么热的天气她们居然还能吵起来。”
  绘里挑了挑眉,她已经知道是谁了。“希,我们不要跟着真姬了,她们估计会惹上一些东西,我们不必浪费时间,走这条路。”绘里指了指地图说。
  “那咱们岂不是走不到那个绿洲了?”看到绘里指的位置,避开了两个绿洲,要知道在这片沙漠里能遇上绿洲是多么不容易而绘里竟然要避开,真是醉了。
  “没错,海未一定会顺着绿洲的路线前进,我们距离她也就一天左右的路程,万一她在进行一些伏击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所以我们要赶到前面去,争取尽快进入泽鲁斯大陆,这样才能抽出时间调查事情的原委。”绘里心里对于海未仍抱走一丝情分,所以她没有决定在泽鲁斯大陆直接击杀海未,毕竟两人的斗争可是牵扯了卡地亚拉两个强大的贵族。如果两败俱伤那么西木野家族再采取措施的话,绚濑家和园田家就要覆灭了。不能让家族毁在自己手里,这是绘里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
  
  “花阳亲,你怎么了,太热了吗,出了好多汗喵。”凛看到花阳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珠手忙脚乱起来。
  “不是,是……没什么,只是太热了,凛不用担心。”本来打算把自己的魔法告诉凛但自己身边这两个人还不能彻底相信,自己累就累吧,能让凛安全出去就好。
  这一边凛不停的给花阳擦汗,另一边妮可恨不得扒光了自己,当然,这只能在梦里。没有魔法防御的二人不得不面对着炽热的骄阳,原本还想着队里有一个魔法师能给自己带来些便利,但听到花阳的等级之后,傲娇的二人表示妮可(真姬)比你强,自然要帮助你,而且(真姬)妮可都没喊热,我才不会认输呢。
  真姬这个刺客在看到一望无际的沙漠之后整个人都处于缺番茄的状态。哪怕魔法卷轴里有大量的番茄,但为了自己的宝贝们不受到这种天气的侵害,真姬毅然决然用生命守护着自己的番茄。紫罗兰色的眼睛已经产生了迷茫的情绪,或许是因为天气,或许是因为其他,现在的真姬只能凭借身体的本能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地图上越来越近的绿洲成为了一行人心中唯一的希望。而在那希望之路上比她们先一步的海未却在经历着残酷的战斗。

请假

叶子就要开学了,在三次元的设定是学霸的叶子不得不面对书山题海。码子只能等闲时间了,各位见谅。(高中的生活,惨不忍睹……)T^T

刀与剑与魔法5

海未和小鸟已经到了所谓的死亡沙漠。漫天遍野的黄沙袭击着两个人的身体,好在有小鸟的魔法防御,在有足量的魔法药剂的补充下两人根本不必担心魔法枯竭。
  海未拿着地图,整张地图上标记着大大小小六个绿色标记。那是水源和食物的补充地。但对于这个保留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地图海未十分怀疑这些绿洲是否还存在。
  ……
  “海未酱,我们到哪里了?”出发到现在已经将近半个月。来到这片沙漠也有四天了,没有任何路标,无论走到哪里身边的景色始终如一,就连天上的白云也从未改变过,如果不是还有海未在身边,小鸟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要崩溃了。
  孤独,无助,绝望。天气的炎热在魔法的作用下显得微乎其微,但心里的那种无法改变的灼烧感却一直刺激着海未的内心。她到底能不能保护好小鸟?如果在魔法药剂使用完了还走不出去怎么办?要是再有刺客来自己还能不能保护好小鸟?
  一连串的疑问让海未心里越来越烦躁,原本清澈明亮的瞳孔也染上了一丝混沌。
  死亡沙漠之所以被冠上死亡之名,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面积足足有一整个卡地亚拉大陆之大,更是因为这沙漠中隐藏着一种不被归属于生命的魔法元素。蛇灵族是这种魔法元素中诞生的生命,她们利用这沙漠的环境向所有旅行者附加负面魔法,或许就在你踏下的下一脚沙子的地下5米处就有一个不大的魔法阵。
  显然为了让小鸟自身消耗减少,海未只让小鸟释放了单纯屏蔽炎热的魔法屏障,而此时魔力纯净度比小鸟要低的海未已经被负面魔法所侵蚀。但由于海未一向喜欢隐忍,小鸟也没有看出海未的异样。
  “大人,猎物已经上钩了。”这声音听起来格外刺耳,让人不由得心生反感。
  “知道了。让小的们继续埋伏,等到了我们的地盘就进行狩猎。”是个女人的声音,清亮的嗓子中透露着喜悦,看来是许久都未有猎物上钩了。
  “是。”
  那名属下离开带走了唯一的夜光珠,黑暗侵蚀于整个环境,忽然那名上位者睁开双眼,幽绿色的眼睛中有着向蛇类魔兽一样的竖瞳。

刀与剑与魔法4

明天就要去学校报道了,还要听什么诡异的讲座
,我会尽力码子的。
在下叶子,新人一枚,请多指教
………………………………
………………………………
  “呐,真姬,你去前面看看,有没有海未的线索。”妮可坐到一块大石头上,连续走了一天的路又赶跑了几只魔兽可把她累坏了。魔力的消耗可不是几次呼吸就能调整过来的。
  “哈?真是……麻烦。”嘴里抱怨了两句,但真姬也知道妮可的状况,向妮可身边丢下一个匕首,发动潜行消失在树林中。
  妮可仰望天空,葱绿的树挡住了大部分视线,正上方的太阳刺的那红色瞳孔一阵恍惚。身下冰凉的石块带来了些许凉意。
  魔兽森林里不同于城市,气温还是稍微舒适一些。但是越向森林中心走,魔兽的等级就越高。但通往沙漠的路只有这一条,想了想沙漠里的生活,妮可还是觉得森林比较舒心。
  空气中传来一阵破空声,妮可瞳孔一缩,下意识的一个翻身,一枚匕首直直插进了离妮可两寸的石头里。妮可将匕首拿出来,上面还定了一封信。
  “大小姐,任务未完成,定位器已放到园田身上。”
  大小姐?任务?园田?
  三个一连串的疑问让原本想通知真姬回来的妮可放下了心中的那份心思。将信毁灭,妮可心里开始默默盘算起来。
  “三个家族里被称为大小姐的只有西木野真姬,任务内容估计和园田家有关,但是园田最近有头有脸的出任务的只有园田海未。定位器,真姬,你到底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真姬化作一道黑影回到了妮可身边。
  “妮可,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妮可选择隐瞒,现在希那里不能去,海未那边也不能让真姬碰上,啧,真是麻烦。
  “那走吧,我看到小鸟使用魔法的痕迹了,还有5公里左右。”
  “哦,走吧。”
  
    四周的树逐渐变低,看样子离死亡沙漠已经不远。希放出魔法使魔,几只紫色的魔法鸟腾空而起,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去。紫色的水晶中因为魔法的缘故而传来不同的画面,看到了不远处海未和小鸟的身影希皱了皱眉头。
  “别担心,希。我们走另一边。”绘里拍了拍希的肩膀,她也看到了水晶球上的景色。
  “嗯,咱知道了。妮可亲走的好慢啊,咦,那是妮可亲的熟人吗?”水晶球中除了熟悉的真姬和妮可之外还有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女,距离拉进,一个是橙色头发手缠绷带的少女,一个是带着法杖的棕色头发少女。“看样子是冒险者呢。”
  绘里挑了挑眉,魔兽森林里能碰到冒险者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许多人为了金钱和家庭成
  为了这些在魔兽口中出生入死的冒险者,但在相同的等级下这些在生死夹缝中存活的冒险者更加强悍。
  “这样子真姬的队伍更加安全了。我们要不要加入?”希转头询问绘里。
  “唔……别急,我们在看看。”出了海未的那件事之后,绘里心里不由得对同样身为贵族的真姬抱走怀疑之心。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在带来一连串麻烦的同时也救了自己。